Home » Blog » Cindy姊姊說故事 » 靈魂旅行故事 » 一位大醫院的好醫師想轉職當幸福廚師的故事 Josh Part 1

一位大醫院的好醫師想轉職當幸福廚師的故事 Josh Part 1

一位大醫院的好醫師想轉職當幸福廚師的故事

一位大醫院的好醫師想轉職當幸福廚師的故事 Josh Part 1

這是一位年輕有為,年紀輕輕就在知名大醫院擔任主治醫師的好醫師,打算勇敢追夢的真實人生故事。
以下文章,由好醫師Josh主筆,Cindy姊姊只在文末略微補充。

2014/09
差不多當總醫師兩個月後,心裡就開始有些念頭開始滋長。
『這樣的工作真的是我要的嗎?為什麼我愈做愈不開心?』
明明能力是愈來愈好,做起事來是愈來愈駕輕就熟,但我就是不開心,甚至不爽。
後來得到一些廚藝學校進修的資訊,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,竟然開始做起夢來了...
也因為開始有了夢想,我開始上班上得愈來愈沮喪,我的工作表現並沒有變差,反而愈來愈穩,但我真的好不開心...於是我鐵了心想要轉行,但我又好怕,最後還去了鶯歌的聖天宮問事。
宮裡的師姐對我說:『你的心,現在都不在你的工作上,如果你的心態繼續這樣逃跑,那你做什麼都不會成功』;還表明了如果要離開工作要待到36歲再走...(我內心吶喊:哇!還好多年啊~)
不過也因為這次機緣,我竟然可以好好上班了,雖然廚藝夢還是繼續做,學校還是繼續找,但我可以稍稍心平氣和地上班了。

2016/03/12 Beginning
一次在小酌之家的聚餐,和Cindy第一次談話。
(第一次見面是在音樂會,心裡只覺得,這女人好誇張)
(Cindy 現身補充:什麼誇張!哪裏誇張?音樂會時,我不過就是穿了有蕾絲的裙子,提著粉紅色的Dior 黛妃包。哼! 至於小酌之家那次,我不過就是跟Josh從科技業的工作聊到我差點失明,卻在一天之內,因為神蹟與奇蹟而復原。哈哈)

其實和Cindy進行諮商讓我很緊張,一方面我不懂這些,也有種:『拜託,這麼沒邏輯的東西...。』
不過,在醫院工作這麼久,拜拜,問神什麼也都做過,也沒有比較有邏輯或證據不是嗎?

這段時間我處在一個很痛苦的狀態,到底是怎麼了,我也不清楚。
可能是看了『上癮』後開始發花痴,加上感情空窗九年(好可怕),整個荷爾蒙失調吧?
可是這不應該讓我連想到上班都痛苦和窒息啊?
我的廚藝計劃還是沒有改變,想到這個,我倒有種可以呼吸到空氣的輕鬆感。

見了Cindy後,我其實完全不知道要幹嘛,她老姐先讓我坐下來聊天,問了我最近怎麼樣?於是我把最近面對工作的窒息感跟她說,接著...她竟然自己開始滔滔不絕地一直講,這倒是完全出乎我意料,但也樂得輕鬆(因為我就只要聽就好!)
Cindy講了快一個小時後(真的很能講,而且內容包羅萬象,從她的自身經歷講到宇宙真理,而且這一個小時,明明是她在講,我卻超級口渴,一直在喝水...),她突然靜了下來,有點嚴肅地讓我自己好好講講自己的一切。

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我真的有點傻住了!但都來了,不好好說不就白費了嗎?
而且當然要踢館看看她葫蘆裡到底是賣什麼藥啊!
於是,我開始從我的廚藝夢開始說,接著講到死去的老爸、讓我陰影很大的H先生、在非洲的一年、還有這幾年工作的經歷和最近的窒息感。

我原本以為我沒辦法對一個不太認識的人說這麼多,沒想到開口兩分鐘後,我竟然停不下來地一直說一直說一直說!直到我覺得說夠了才停下來。
Cindy 運用了Aura-Soma (一套宇宙傳遞下來的知識工具),
要我在115瓶色彩繽紛的瓶子中選出四瓶。
選完瓶後,Cindy點出了我心中一直的矛盾,其實我一直是有能力和力量去執行我想追求的事,但我被自己和自己的恐懼綁住了;在接受光的療癒時,我一直處在一個半夢半醒之間(而且還聽到自己打呼 XD)就算是睡了一場覺,這一覺比睡十年還有效!我醒來後神清氣爽,而且很有動力,而且很餓 XD。

隔天值班的時候馬上就有轉變。
在病人急救時,通常因為事出突然,伙伴們手忙腳亂,指揮過程中口氣難免比較大,以往事後都會自己檢討一番,但這次,我沒有像過去一樣的自責或心虛,也不是變臭屁或變得自大,而是一種泰然和坦然地面對自己。
同一天下午遇到先前讓我很頭痛的病人家屬,一樣到醫院又劈頭對護理人員和我發難;也不知哪來的衝動,一把抓住家屬到護理站從頭到尾講一遍,以往口氣都會壓抑下來,深怕一個不對就又一場醫糾;這次卻該怎麼不爽就怎麼不爽地回家屬,不是情緒失控,因為該緩下來好好說也可以;怎麼說呢?就是順著自己的心情和想法說話,比較不顧忌。
而且看門診的時候也比較不上火了,也不會因為病人的情緒而被影響。
也不是像之前對盧小小的病人,一概冷漠以對;我變得比較可以掌握自己步調,對方怎麼盧是對方的事,我比較可以站穩自己的立場和把握自己情緒。

2016/04/10 第一次催眠
Aura-Soma 選瓶 42、10、76、41
這次還是一樣,兩個人天南地北地聊了一堆東西後才開始(雖然我覺得這種聊天也很療癒) 這次Cindy幫我做了回溯催眠。
第一段,Cindy讓我見了H先生,看到他的那一瞬間,我還是很激動的,有生氣、有緊張、有不解, H先生看來也是有點生氣、冷漠。我們沒有互動,Cindy讓我進到H先生的身體意識裡,我們問了他為什麼要離開,回答和當時一樣:沒為什麼,就是覺得沒感覺了。
最後,我還是無法冷靜面對他,祝福或擁抱都無法......

送走H先生後,Cindy讓我見了已經過世的老爸。
那是一種這輩子都忘不掉的感覺,每天的17:30,混合著汗水和化學藥劑味道,醜醜的、充滿汙漬的、暗綠色的工作服,還有淡淡的腳臭味。
還沒看到人,這些感覺都一個一個出現,這真的是老爸,充滿活力又有些疲憊的老爸。
我問了爸爸:『究竟這一輩子,我有沒有讓您覺得驕傲?』
『您在世時我沒勇氣對他承認我的性向,您是不是會生氣?』
『如果今天我想轉行去做廚師,是不是讓您失望了?』
爸爸沒有說話,微微地笑著讓我感受他無條件的愛和支持。
最後,爸爸給了我一個深深的擁抱,頓時,所有的不安和恐懼都不再,充斥在心裡的是深深的思念,還有爸爸對我的愛。

其實在這裡我已經有點喘不過氣了,Cindy還是讓我看看未來,讓我有更大的動力和勇氣來面對自己的轉念。
我們到了一年後,我在一間歐洲的房子裡,有點累,但心中充實,我倚著窗台,看著夕陽,看著周圍的屋頂。
是的,我人在巴黎,身著廚師服。身上充斥著疲憊感,但我心中的滿足無可比擬!
很快地,我們到了五年後,我眼中出現一間餐廳,老式的玻璃木門,滄桑的木頭質地,微微生鏽的銅色門把。我站在一個儘是深色木頭裝潢的、有點年紀的餐廳,我站在深色的吧台後,身著黑色襯衫,看著吧台前同樣穿著黑色襯衫的年輕男子,正埋頭享用著一盤麵。
Cindy讓我看看周圍,廚房裡的聲響傳到我耳中,我雖不在廚房,但這是我的地盤。
服務生們正在做著開店準備,十分簡樸又富用手感的手寫菜單是我當天才完成的。
最後,眼前吃麵的男子抬頭望向我,帶著滿足、溫暖、和充滿愛意的微笑。

最後,Cindy讓未來的我對自己說話。
未來的我跟此時的我說:『什麼都不要想,就去做!你可以的,要堅強!』
是啊!我可以的!為什麼不相信自己呢?

這次,Cindy讓我開始擦有著美麗綠色組合的Aura-Soma 10號瓶。
和10號瓶的接觸,下層的綠色消失地超快!而我也開始愈來愈不會受到外界紛擾的影響。
在嘈雜的狀況下,我有點驚訝我竟然能夠靜心思考(而且我會嘴裡:嗯~嗯~嗯~地回應別人,腦子裡還可以快速運轉!)也不是敷衍回應,而是腦袋會排序出什麼事比較重要,自我運作 XD。10號瓶讓我找回自己的自信和不受外界影響的安全感。

10號瓶擦完後,Cindy讓我和89號瓶接觸。
我在工作上下決定變得更果決,對於轉廚藝這條路的心意變得更確定,而不是時不時地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路了。
而且不知怎麼地,我覺得我變得更有自信了些。
其實這幾年下來,因為工作生活失調,身材一直走樣,讓一直以來就不是很有自信的我更自卑了。
擦了89瓶後,雖然還是不太有自信,但對於自己這些年的改變,我可以放開心接受,
雖然還是想死命擺脫肥胖,但我已經比較可以接受自己現在的樣子了。

<Cindy 姊姊補充>
1) 2016.4.10
催眠完後的幾個月,已經身為主治醫師的Josh決定跟某非常知名大醫院提出辭呈,轉職私人小診所,為勇敢追夢做準備。

2) 2016.12.31
已順利在私人診所任職的Josh,第一次在醫師職業生涯裡,參加好友們舉辦的跨年派對。因為過往年輕有為又單身的他,總是被要求留下值班。

3) 2017.3.26
經歷兩個多月,每個週末的上課學習。(他用Line強烈要求診所學長務必排開他的假日診的那晚,我剛好因為聚餐,坐他旁邊。他堅定的眼神,我一直記得。)
終於,
在洗洗、切切、煮煮的過程中,在汗水、淚水、腰酸、手指割傷後,
他拿到了中華民國丙級技術士證書(中餐烹調-葷食)
真是令人非常非常感動。

當然,這只是他啟動夢想計畫的第一步。
而台灣,只是他準備展翅飛翔的起點。
好醫師 Josh的追夢故事,未完待續。。。


Josh 的第一張廚師證書:

皇冠與花朵,是我加上去的。
當我第一次見到他,聽見他說:『當醫師,只能照顧已經生病的人們。但是,我想做得更多。我想當廚師,讓每個人都吃到幸福感!』
我覺得他的廚師帽將像一頂皇冠,而他的廚房與餐廳將盛開一朵朵美麗芬芳的花兒,走進去的人們將感到愛、平和、喜悅、幸福、美味、豐盛。

分享給好友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